引用宪法侵犯,阿巴斯·拉萨尼拒绝法院’s Second Summons

发表于: 2018年10月13日

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 阿塞拜疆激进主义者阿巴斯·拉萨尼(Abbas Lasani)对伊朗司法系统的公开异议在本周继续,他通过公开信拒绝了他谴责为非法的第二张法院传票。他写道:“我不会遵守专制统治,因此我对这一非法程序以及您对法院的压迫行为表示抗议和叛乱。”

Lasani于9月24日通过短信得知他在大不里士革命法院第二分庭缺席被定罪。 10月10日,法院发出令状,要求他在接下来的十天内听取法庭判决。

Lasani写道:“我的判决是通过完全不合法,不可接受的完全非法和非法程序作出的,”他解释说,宪法第168条规定,对政治,新闻或良心案件的判决必须在公开场合进行,并且必须有公开审判。媒体。

HRANA于9月16日报道了Lasani拒绝通过同一法院的短信回应初步传票的情况。拉萨尼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说:“我们不能忽视传票是非法的,是通过短信发送的,没有正式印刷本。”

阿巴斯·拉萨尼(Abbas Lasani)是居住在Ardebil的四名阿塞拜疆(土耳其人)活动家之一,这些激进分子于2018年7月2日被情报人员逮捕,就在Babak Fort年度集会的前几天,该地点近年来对阿塞拜疆集会具有象征意义。被捕前,他分享了一段视频,鼓励人们参加聚会。他于2018年7月11日以5亿里亚尔(3,500美元)的保释金获释。在巴巴克堡聚会时,整个Ardabil,西阿塞拜疆和东阿塞拜疆省份逮捕了80多名阿塞拜疆积极分子。

国际特赦组织于今年8月11日发表声明,称逮捕阿塞拜疆积极分子是“任意的”和非法的,并要求立即释放所有因参加阿塞拜疆突厥文化聚会而被拘留的人。

雷扎·坎丹(Reza Khandan)拒绝第二次非法法庭传票

发表于: 2018年10月9日

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 面对在召集被告前至少一周召集被告的法律义务,当局于10月5日星期五在第二天的15号革命法院分庭召唤了被监禁的民权活动家Reza Khandan进行听证。

与已入狱的民权活动家兼律师纳斯林·索托德(Nasrin Sotoudeh)结婚的坎丹说,他拒绝对非法传票做出回应。 “几乎所有囚犯都以这种方式被送上法庭。他们中有些人甚至没有辩护律师就可以出庭,因为他们不能在如此有限的时间内联系一个人。”

坎丹的律师穆罕默德·莫吉米(Mohammad Moghimi)在昨天的一份说明中写道,根据《刑事诉讼法》第343条的规定,他的委托人有权不露面。 “ […]这样的审判是非法的,” Moghimi说。

坎丹原为 在他家中被安全部队逮捕 在忽略9月3日通过电话非法发出的传票后,于9月4日(星期二)发出。他在埃文(Evin)检察官办公室的第7分局被指控,并于同一天被送入监狱。

2018年9月22日,HRANA报告了Reza Khandan的案件从革命法院转交给Evin法院的问题,以解决其案卷中的不足之处。

根据HRANA的报告,情报部 安全部队搜查了Mohammadreza(Davoud)Farhadpour,Jila Karamzadeh Makvandi和Khandan的姐姐的房屋 8月18日,星期六。据报告,部队没收了写有“我反对强迫遮盖”的针扣按钮,以及索托德从监狱给坎丹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