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方拒绝延长伊莱戈洛克’s Furlough

发表于: 2017年2月4日

HRANA新闻社–另一方面,检察官拒绝延长Golrokh Irai的休假,另一方面,她的律师去了这个办公室,但为Arash Sadeghi签发了许可书,并提供了头衔,但条件是将他送往法庭。医院,是他的妻子重返监狱。此外,埃文监狱中阿拉什·萨德吉(Arash Sadeghi)的状况持续恶化,他被转移到监狱医务室。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1月9日,埃文监狱八号病房的政治犯阿拉什·萨德吉(Arash Sadeghi)因恶心和呕吐而被转移到监狱医务室,并被送回病房。 2017。 (更多…)

阿拉什(Arash Sadeghi)被转移到医院

发表于: 2017年2月4日

HRANA新闻社–结束了长达72天的抗议绝食抗议后,阿拉什·萨德吉(Arash Sadeghi)被转移到医院,并在医院住了四天。另一方面,与承诺相反,检察官’办公室拒绝延长妻子的休假期,她被传唤忍受监禁。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经过四天的延误,阿拉什·塞德吉(Arash Sadeghi)被转移到医院,经过内窥镜检查和专家的批准,他被送进了医院。 (更多…)

尽管身体状况严重;阿拉什(Arash)Sadeghi Wasn’t送到医院

发表于: 2017年2月2日

HRANA新闻社– 阿拉什(Arash Sadeghi), imprisoned civil rights activist, who had ended his hunger strike on its 72nd day after his wife was sent to furlough, was not transferred to 日 e hospital, despite 日 e deterioration of his physical condition, and he is still being held in 日 e prison.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阿拉什·萨迪吉(Arash Sadeghi)因重病,呕吐血液和胃痛而被转移到监狱医务室。 (更多…)

Irai的Golrokh被释放/ 阿拉什(Arash Sadeghi)结束了绝食

发表于: 2017年1月21日

HRANA新闻社– On January 3, 2017, 伊莱哥罗克 was released on furlough from women’监狱的第8天,他的绝食宣告结束。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2017年1月3日,阿拉什·萨德吉(Arash Sadeghi)的妻子古洛克·伊莱(Golrokh Irai)从妇女的休假中被释放。’埃文监狱的病房保释金60亿里亚尔。 (更多…)

分别为阿拉什·萨迪吉和伊莱·戈罗克发行保释金

发表于: 2017年1月21日

HRANA新闻社– A bail has been issued for 阿拉什(Arash Sadeghi) and his wife 伊莱哥罗克.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检察官告知阿拉什·萨德吉(Arash Sadeghi)的家人及其妻子,已经提供了休假条件,并分别为阿拉什·萨德吉(Arash Sadeghi)和他的妻子发放了两份保释金。 Irai的Golrokh。 (更多…)

关于Arash SAdeghi的报告’s Medical Situation

发表于: 2017年1月14日

HRANA新闻社– Arash Sadeghi, imprisoned civil rights activist in Evin prison who was on hunger strike, is held in ward 8 of Evin prison. On December 26, he was exanimated in 日 e hospital and 日 e doctors warned about 日 e “昏迷甚至死亡的危险,”“严重的心脏病” and “有心脏病发作的危险。”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因血压急剧下降和呕吐而被迫绝食的埃文监狱中被囚禁的民权活动家Arash Sadeghi被转移到医院。然后被送回监狱。 (更多…)

纳维德·卡姆兰(Navid Kamran)被剥夺了埃文监狱的适当医疗

发表于: 2017年1月14日

HRANA新闻社–纳维德·卡姆兰(Navid Kamran)是一名民权活动人士,被囚禁在埃文监狱8号病房中。由于切断了他的感觉神经,运动障碍和右腿腓骨植入了铂金,Kamran先生需要进行两次手术。尽管有法医的建议,他仍然被剥夺了适当的治疗。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纳维德·卡姆兰(Navid Kamran)的右腿腓骨和踝关节受伤,目前正面临运动障碍和运动困难。由于监狱中的取暖问题和缺乏热水,以及上楼梯的必要性以及监狱中床位不当,这一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更多…)

伊莱哥罗克向她和她的丈夫致辞’s Sufferings

发表于: 2017年1月7日

HRANA新闻社–民权活动家Golrokh Irai和Arash Sadeghi被关在Evin监狱,服刑6年和19年。阿拉什(Arash Sadeghi)绝食抗议已有70天以上,以抗议此案和他的妻子被捕。接下来是Irai 伊莱哥罗克在被捕前的讲话,以及她对案件和侵犯权利的描述。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正在10号厅服刑的阿拉什·萨德吉(Arash Sadeghi),埃文监狱的8号病房进行了绝食抗议,写了一封信抗议其妻子被捕。

这位政治犯后来写了一封公开信,并提到了在逮捕,审讯,审判和判刑过程中记录的侵犯人权案件。

伊莱哥罗克在2016年10月24日被安全部队逮捕并带到Evin监狱,但没有收到书面传票。

阿拉什(Arash Sadeghi)在法庭上遇见了Golrokh Irai

发表于: 2017年1月2日

HRANA新闻社– On December 4, a group of prisoners in 日 e women’埃文监狱的监护人在外面抗议,反对将Golrokh Irai和她的丈夫Arash Sadeghi开会。最终,在晚上7点,这对夫妇得以在执法办公室见面。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12月4日,在妇女囚犯抗议之后,阿拉什·塞德吉在执法办公室会见了Golrokh Irai’s ward of Evin. (更多…)

绝食抗议的第39天,阿拉什·萨德吉(Arash Sadeghi)被转移到医院

发表于: 2016年12月23日

HRANA新闻社–绝食的埃文监狱中被囚禁的民权活动家阿拉什·萨德吉(Arash Sadeghi)正处于绝食状态,他的血压急剧下降并吐血,他被送往医院。现在是60岁的囚犯 绝食的一天,由于拒绝接受医学血清而被送回监狱。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被判处19年有期徒刑的民权活动家Arash Sadeghi自10月24日以来一直抗议罢工,以抗议其妻子被捕,戈洛克(Golrokh Ebrahimi Iraei)忍受了六年监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