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维持了Shahram Ahmadi的死刑判决

发表于: 2016年6月29日
  • 评价新闻

  • 随机新闻
  • 编辑: 人的
  • 译者:
  • 资源:
Afshin Heyratian

HRANA新闻社-被判处死刑的Karaj拉贾沙尔监狱逊尼派囚犯Shahram Ahmadi要求重审的请求被拒绝。几天前,执行法官出现在逊尼派囚犯的病房中,并告诉那些维持死刑判决的人为处决自己做好准备。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6月26日,Shahram Ahmadi的律师告知Karaj的Rajai Shahr监狱中的逊尼派囚犯,最高法院拒绝了他的重审。

自2009年以来一直在各个监狱中服役的囚犯的再审遭到拒绝,而他的律师则以Shahram Ahmadi并未实施暴力行为且未接受任何反对派武装团体的成员身份对判决提出质疑。

他的律师在重审请求中告知,由于未使用《刑法》第278条和第288条规定的暴力行为,因此不应处决其委托人。

他的律师认为,即使假设他的委托人成为反对派成员也应受到惩罚,根据第288条的规定,最高刑期为五年,而不会判处死刑。

律师说,他的委托人在被捕时受伤,在身心上都遭受酷刑供认。

莎拉姆·艾哈迈迪(Shahram Ahmadi)的判决已于2014年8月送交最高法院,最高法院驳回了死刑判决,并将此案移交初级法院。但是,法官莫吉塞(Moghiseh)再次发布了死刑判决,这一次最高法院确认了判决。

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4月26日,沙赫拉姆·艾哈迈迪(Shahram Ahmadi)在从桑南达杰的清真寺返回时被安全部队开枪多次,没有任何警告,安全人员在被拳打脚踢后逮捕了他,并打断了他的鼻子。莎拉姆·艾哈迈迪(Shahram Ahmadi)在医院醒来时,他意识到医生已经摘除了他的一个肾脏和一部分肠子。这名囚犯在萨那达杰和赞詹的情报部的单独监禁中遭到酷刑拷问了几个月。

同年,他的弟弟巴赫拉姆·艾哈迈迪(Bahram Ahmadi)在萨南达杰也被捕。在被捕时,他的哥哥还不到18岁。

这两名囚犯的家人通过出售其资产提供了7亿伊朗里亚尔,并将其支付给了律师,该律师声称能够停止死刑,试图营救他们。

他的弟弟巴赫拉姆·艾哈迈迪(Bahram Ahmadi)于2011年12月28日与其他5名逊尼派囚犯一起在卡拉伊的吉泽勒萨尔监狱被处决。

最终,经过数年的不确定性,这名囚犯在5分钟的法庭中被穆罕默德·莫吉塞(Mohammad Moghiseh)法官在革命法院第28分院判处死刑,未经许可,他必须自卫,负责对上帝发动战争, 2012年10月2日。

他的死刑判决已于2013年4月传达给其公共律师,并于7月2日将此案移交给了最高法院。

当天,莎拉姆·艾哈迈迪(Shahram Ahmadi)的家人在回探他的途中发生车祸,身受重伤,他的母亲和姐姐头部受​​伤。在听到自己的小儿子被候诊室的士兵处决并被其他儿子判处死刑之后,他的母亲没有身心上的好感。在此事件之后,她失去了记忆,一半的身体瘫痪了。他的妹妹也失去了发言权。

最高法院于2013年7月29日驳回了该囚犯的案件后,该案件已退还至革命法院第二十七分局。

2013年10月9日,艾哈迈迪先生从拉贾伊·沙尔(Rajai Shahr)转移到埃文监狱240号病房的单独监禁中。在将近两个星期没有任何信息的情况下,他与家人通了电话,宣布他被关押在单独监禁,每天只吃一顿饭。他在与家人的联系中补充说:“每天早上,他们带我去执行死刑……”,这句话使他的电话被Evin监狱工作人员打断。

在11月21日绝食后,这名逊尼派囚犯被转移到Evin监狱的350号病房。

莎拉姆·艾哈迈迪(Shahram Ahmadi)在2014年1月3日得了肾脏感染,感染和缺乏医疗服务使他陷入严重的健康问题。

HRANA新闻社2014年1月28日报道说,情报部首席审讯人达瓦里先生和其他3人前往350号病房,威胁要在其他房间被判处死刑的沙赫拉姆·艾哈迈迪和其他逊尼派囚犯被执行。

该囚犯于2014年3月15日患有肾出血,但未采取任何治疗措施。由于出血和身体状况恶化,第二天他被转移到监狱外的医疗中心。

莎拉姆·艾哈迈迪(Shahram Ahmadi)于2014年3月17日再次被转移到Rajai Shahr监狱。

在一封信中敦促废除死刑,其中包括卡拉赫拉吉沙伊尔监狱的第12区的一些政治犯,其中包括Shahrokh Zamani,Saeid Masouri,Saleh Kohandel,Afshin Heyratian,穆罕默德·巴纳扎德·阿米尔基兹,Misagh Yzdannezhad和Hamidreza Borhani,以废除死刑于2014年4月21日为这位逊尼派囚犯而战。

莎拉姆·艾哈迈迪(Shahram Ahmadi)于2014年5月5日被要求开庭审理,但由于拒绝穿监狱服而没有被送上法庭。

2014年9月至2014年12月,这名囚犯被剥夺了监狱探视和电话联系。

最高法院于2015年8月6日驳回了该囚犯的死刑,并将案件退还给革命法院第二十八分局。但是,法官莫吉塞(Moghiseh)于10月2日再次发布死刑判决。

最终在2015年10月26日,最高法院确认了对Shahram Ahmadi的死刑判决,并将判决发送给了Evin监狱的行政部门。

莎拉姆·艾哈迈迪(Shahram Ahmadi)目前患有肠道疾病和肾脏感染,被关押在Rajai Shahr监狱的12号大厅。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在2015年底的一份报告中批评了伊朗的处决,其中提到Shahram Ahmadi案是伊朗法律上模棱两可的案件之一。

应当指出,这名逊尼派囚犯是根据“ Muharebeh”第183条被判处死刑的,而​​该条现已被删除,他的刑期应予取消。

安全和司法机构指责莎拉姆·艾哈迈迪(Shahram Ahmadi)为萨拉菲主义,并与极端主义武装团体进行沟通并参与武装行动。但是,艾哈迈迪先生已从监狱中写了几封信宣布这些指控是虚假的,他认为他唯一的罪行是促进他的宗教信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