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moud Beheshti返回埃文监狱

发表于: 2016年3月27日

HRANA新闻社– Mahmoud Beheshti Langroodi, teacher and trade unionist returned to Evin Prison after a 5-day Nowruz furlough.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2016年3月19日与其他政治犯一起从诺维兹休假的埃文监狱被释放的马赫穆德·贝希什蒂·朗格罗迪(Mahmoud Beheshti Langroodi)于2016年3月19日被介绍到埃文监狱。 2016年3月25日休假。 (更多的…)

上诉法院维持原判Rasoul Bodaghi’监禁刑罚

发表于: 2016年3月26日

HRANA新闻社–德黑兰省上诉法院维持了对埃文监狱第7病房中被囚禁的老师Rasoul Bodaghi的三年徒刑。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拉苏尔·博达吉(Rasoul Bodaghi)于去年7月面临新案,他的六年监禁期结束,并于2015年9月16日被审判。 (更多的…)

阿卜杜勒·雷扎·甘巴里从拉吉·沙尔监狱获释

发表于: 2016年3月25日

HRANA新闻社– Abdul-Reza Ghanbari, imprisoned teacher who had been initially sentenced to death and later his sentence had been reduced to 15 years of imprisonment, and eventually to 10 years of imprisonment, was released from Rajai Shahr Prison on March 16, 2016 with the abolishment of article 186.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废除了与“ Moharebeh”(向上帝发动战争)的定义有关的伊斯兰专家小组法第186条(于1996年制定), 2013年颁布的新的伊斯兰专家小组守则;在新的《伊斯兰刑法》第279条中,Ghanbari先生的激进分子不被视为“ Moharebeh”,因为他的激进分子没有武装,通过应用新的《伊斯兰刑法》第10条B节,他被重审,他已被释放。于2016年3月16日从Rajai Shahr监狱服刑。 (更多的…)

阿里亚克巴格哈尼(Aliakbar Baghani)从Rajai Shahr监狱获释

发表于: 2016年3月22日

HRANA新闻社–被监禁的教师兼教师联盟副主席Aliakbar Baghani于2016年3月21日在Rajaee Shahr监狱被保释。根据德黑兰公共检察官的说法,这名工会成员在刑期结束前将在保释期间暂时休假,直到他将被放逐到扎博尔市。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伊朗教师联盟秘书长Aliakbar Baghani因在2010年因宣传而被判处Zabol市一年监禁和流放10年。由Pirabbasi法官领导的革命法院第26分支机构对国家提出反对,并于2016年3月21日从Rajaee Shahr监狱保释。这名工会会员必须在刑期结束前流放,在扎博尔市短暂的休息。 (更多的…)

Mahmood Beheshti探视家人而没有监狱制服

发表于: 2016年3月17日

HRANA新闻社– Mahmood Beheshti Langaroodi, imprisoned teacher and trade unionist, could visit his family without wearing prison uniform. This imprisoned teacher was deprived of visiting for refusing to wear the prison uniform during past weeks.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贝赫希蒂先生表示拒绝穿监狱制服的原因是“维护了他作为人,老师和工会活动家的尊严”。 (更多的…)

贝南·易卜拉欣扎德被剥夺医疗资格

发表于: 2016年3月15日

HRANA新闻社– The Court verdict of 7 years, 10 months and 15 days in prison for Behnam (Asad) Ebrahimzadeh, imprisoned labor activists in Rajai Shahr prison, has not been communicated to him in writing yet and his family is trying to get a furlough permission for him.

这位被囚禁的劳工激进主义者的近亲中有一位在接受采访时对伊朗人权活动家通讯社HRANA说:易卜拉欣扎德’一家人去德黑兰检察官办公室拜访Hajiloo先生申请休假。他们收到了一封信,写给位于圣索马耶的中央法证处,以确认这名被囚禁的劳工活动家之子尼玛·易卜拉欣扎德的病情。中央法证处将他们转交给西德黑兰的法证处,然后转至伊玛目霍梅尼医院,下周三他们将得到结果。” (更多的…)

ITF Condemn监禁刑罚 of Reza Shahabi

发表于: 2016年3月14日

HRANA新闻社– The 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 condemned the imprisonment sentence of Reza Shahabi and by describing it as inhuman and illegal, asked for his unconditional release.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ITF国内运输部长Mac Urata说:“我们大多数人很难想象忍受Reza Shahabi所遭受的残酷逼迫–仅出于不人道和非法惩罚根据普遍宣布的国际劳工标准,开展合法的工会活动”。 (更多的…)

被监禁的老师禁止第二次探亲

发表于: 2016年3月11日

HRANA新闻社–Mahmoud Beheshti被剥夺了与家人的近距离探视,因为继续拒绝像上周一样穿监狱服,并与他们进行了客舱探视。 ITTA前被监禁的发言人说,根据法律,政治被告没有义务穿监狱服。

根据伊朗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在过去的一周中,尽管这位被监禁的老师的妻子进行了跟进,但参加了检察官’的办公室并联系监狱助理检察官,但他们仍然拒绝考虑他不穿监狱服的要求。 (更多的…)

被监禁的老师禁止探望家人

发表于: 2016年3月6日

HRANA新闻社–被监禁的老师Mahmoud Beheshti Langeroudi选择不穿监狱服放弃他的探视权,以“保护他作为人以及被监禁的老师和工会活动家的尊严和品格”。被监禁的老师的家人在检察官办公室持许可证的探望大厅中等候时,他拒绝穿监狱服,并呼吁第7区当局坚持要求他穿监狱服是非法的。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马哈茂德·贝赫希蒂的家人准时在监狱里进行私人探望,每月只允许一次,在常规程序之后,大约等待一个半小时。在探视大厅,监狱当局通知他们探视已被取消。 (更多的…)

贝南·易卜拉欣扎德被剥夺了拜访自己病儿子的权利

发表于: 2016年2月23日

HRANA新闻社–拉杰·沙尔(Rajai Shahr)监狱当局不同意Behnam(As’ad)Ebrahimzadeh的休假来医院探望生病的孩子。

根据人权活动者新闻社(HRANA)的报道,被监禁工人的尼玛·易卜拉欣扎德(Nima Ebrahimzadeh)少年在很久以前就患有白血病,并于周四18被转移到马哈克(Mahak)医院 2月。 (更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