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Bal路支囚犯病危

发表于: 2013年4月6日

HRANA新闻社– 哈比卜·奥拉(Habib ollah)Riginejad Shoraki the political prisoner who has been sentenced to death in Zahedan prison is in a critical physical condition.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一份报告,这名33岁的政治犯现在患有肾脏疾病已有一个半月了,监狱当局对此未予关注。 (更多…)

一个月后没有两名库尔德激进分子的消息

发表于: 2013年4月6日

HRANA新闻社– Although Khosro and Masoud Kordpur are now under arrest for one month, they have had no contact with their families.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霍斯罗·科德普尔(Khosro Kordpur)于2013年3月7日在其家中被情报人员逮捕,他的兄弟Masoud Kordpur后来在去Mahabad情报局询问其兄弟时被捕。 (更多…)

阿哈尔(Ahar)的司法部门已召集维权人士进行调查

发表于: 2013年4月5日

HRANA新闻社– Ebrahim Nuri the Azerbaijani activist has been called by the judiciary of Ahar.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阿塞拜疆活动家易卜拉欣·努里(Ebrahim Nuri)于2013年3月31日收到传票,根据该传票,阿哈尔的公共和革命司法机构之一要求他参加3日的游行。天在法庭上回答一些问题。 (更多…)

梅赫迪·库希扬(Mehdi Kukhiyan)在Maragheh监狱中处于紧急状态

发表于: 2013年4月4日

HRANA新闻社– Mehdi Kukhiyan the political prisoner in the Maragheh prison suffers from the kidney disease and the authorities are refusing to supply him with needed cure treatment.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Mehdi Kukhiyan和Abbas Valizadeh于30日被捕 2012年12月在马勒坎(Malekan)转移到情报部门,之后又转移到马拉格(Maragheh)监狱。 (更多…)

阿拉伯维权人士获得新的五年监禁判决

发表于: 2013年4月4日

HRANA新闻社–阿拉伯政治活动家加兹·海达里(Ghazi Heydari)在阿瓦兹(Ahvaz)的卡鲁恩(Karoun)监狱中度过了10年监禁判决,这是由于新判决而被判处的五年监禁。

根据伊朗绿色之声援引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这位被囚禁三年以上的政治犯也遭到了身体折磨。 (更多…)

在萨尔马斯开设新的检查站’村庄和威胁人民

发表于: 2013年3月31日

HRANA新闻社–安全部队与警察合作在萨尔马斯设立检查站,以人口贩运和走私为借口威胁,恐吓和侮辱平民。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便衣部队与伊朗警察合作成立了检查站,并开始检查和没收人员’在距离萨尔马斯17公里的Sanji村的Shahid Akbari地区的汽车’s objecting. (更多…)

八名被捕的库尔德人被转移到迪泽尔·阿巴德监狱

发表于: 2013年3月29日

HRANA新闻社–帕夫被捕的八名库尔德人被转移到了克曼沙赫的迪泽尔·阿巴德监狱,情况不明。

根据一个 报告 由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于2013年3月27日下午2点左右发布。最近被捕的帕夫的八个库尔德人被转移到了克曼沙赫的迪泽尔·阿巴德监狱。 (更多…)

另一名库尔德人在帕韦被捕

发表于: 2013年3月25日

HRANA新闻社–为了继续在伊朗西部城市逮捕他,另一名库尔德人于2013年3月19日在帕韦被捕。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2013年3月19日,即Nawrooz的前两天,安全人员逮捕了库尔德人和Paveh居民Mohammad Aref的儿子Pedram Ghaderian。 (更多…)

几周之内逮捕了30多名库尔德人

发表于: 2013年3月17日

HRANA新闻社–来自帕韦的另外两名库尔德人分别叫戈兰·巴赫拉米(Goran Bahrami)和阿拉斯·哈塔米(Aras Hatami),被安全部队逮捕。

根据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的报道,在帕夫继续被捕的过程中,又有两名库尔德人被称为Goran Bahrami和Aras Hatami,被安全部队逮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