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哈尼不是“Moderate”谈到人权

发表于: 2014年5月8日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反复宣称自己致力于“建设性参与”与国际社会,特别是他在谈判一项全面核协议时。然而,随着核谈判在本周恢复,伊朗境内系统性和广泛侵犯人权的行为仍在继续,且不为所动— if not sanitized —由近视国际关注核问题。 (更多…)


拉贾·沙哈尔(Rajai Shahar)的政治犯谴责对350号病房的袭击

发表于: 2014年5月3日

HRANA新闻社–在对Evin 350病房的政治犯进行残酷袭击之后,Rajai-Sharh监狱的30名政治犯写道:“这种残酷的攻击表明,该政权不能再忍受民间运动和国际人权组织为应对其系统性侵犯人权而施加的压力。鉴于这种巨大的压力,该国的众多危机以及该政权领导团队之间形成的巨大鸿沟,该政权迫切地向无力的政治犯及其家属进行了报复。”

以下是该声明的全文,其副本已提交给HRANA: (更多…)


逊尼派囚犯父亲在伊朗被判死刑的信

发表于: 2014年4月28日

HRANA新闻社 –人权活动家新闻社(HRANA)发表了在伊朗被判处死刑的逊尼派囚犯的父亲的儿子公开信。这封信的全文已翻译成英文如下:

“以真主,最仁慈,最仁慈的名义,

我是Hassan Gharibi,已经80岁了,我是Mohammad Gharibi的父亲。

自从他们接走我儿子以来,已经快五年了。

在我儿子被捕之前,他是一个清真寺的人,他曾经在教堂里祈祷,而且他总是会去清真寺。在斋月期间,他总是在晚上醒来。

自从他结婚以来已经快九年了,现在他有一个小男孩。当他被捕时,他的儿子只有3岁,但是现在他心爱的儿子已经快8岁了。他的儿子总是要父亲。

穆罕默德(Mohammad)的母亲今年70岁,患病并中风。两年前,穆罕默德在拉贾伊·沙尔(Rajai Shahr)监狱中时,他的母亲去世了,他们甚至没有让他来参加葬礼。

自从他第一次被捕的那一天起,他就经常遭受身心折磨。

现在他病得很重,并且由于监狱里的水被污染而患上了肾结石。

我的儿子受到了整个社区的爱,现在他们都因他的缺席而沮丧。

我已经老了,我的幸福是穆罕默德(Mohammad),他会照顾我,但我却充满悲伤和悲伤。

他的母亲去世了,我感到不适,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在死前见到他,或者会像他的母亲一样,而我会在他仍在监狱中时死去。

现在,我要向伊朗当局,总统,司法机构主席以及伊朗最高领导人,请你对我的儿子保持怜悯,不要因为逊尼派而处决他。

自穆罕默德宣判死刑以来已经两年了,他的案件现在正在最高法院审理,我正在等待[查明]他的判决是否将最终定案。

穆罕默德做了什么来获得死刑?除了进行祈祷和宗教活动外,他是逊尼派教徒,这是他们为他判刑的罪名!

他们[只]为手续开庭,并以虚假指控为他下了判决。这是政府的阴谋!任何逊尼派人士,[从事]宗教活动,都将入狱。他们对他们提出指控,并对他们提出了“对穆罕默德”(对上帝的仇恨)的虚假指控。

我向上帝祈祷,他怜悯世上所有被压迫的[人民],并应允我们的祈祷,并释放我的儿子和所有[逊尼派]信仰的政治犯。

最后,对于所有逊尼派学者,知识渊博的学生以及世界上所有富有同情心的人以及所有人权组织,我请任何知道我的处境的人,我要你为释放我的生命祈祷。儿子,并尽一切努力释放[逊尼派]信仰的政治犯。

逊尼派囚犯穆罕默德·加里比(Mohammad Gharibi)的父亲哈桑·加里比(Hassan Gharibi)被判死刑。

2014年4月21日


伊朗46位巴哈伊公民致司法机关的信

发表于: 2014年4月19日

HRANA新闻社-46名伊朗曼赞兰省小镇Eyval的巴哈教徒一直受到持续的酷刑和骚扰,他致函曼赞丹兰司法系统负责人,要求他制止这些骚扰。他们写道:“伊朗政府自称是伊玛目阿里理想政府的真实代表,曾说过:“如果我听说犹太妇女的私人珠宝被盗,我就不应该在晚上睡觉”(犹太人和穆斯林一直处于战争状态)。另外,当他准备马勒克·阿什塔尔(Malek Ashtar)担任埃及总督的判决书时,他建议:“马勒克,人们要么是您的穆斯林兄弟,要么是上帝的产物。您需要公平对待他们。””。

这封信的全文如下。 (更多…)


伊朗:报道骚乱后埃文囚犯处于危险之中

发表于: 2014年4月18日

大赦国际:暴动报告后紧急行动使埃文囚犯面临风险囚禁许多德黑兰政治犯的德黑兰埃文监狱第350条监狱保卫人员袭击的报道逐渐引起人们对囚犯安全的担忧。动乱似乎导致囚犯受伤,包括肋骨折断。据报道,来自第350节的至少32个人已被转移到监狱第240节的单独监禁中。 (更多…)


工会工人因绝食而受到惩罚:Shahrokh Zamani

发表于: 2014年4月17日

紧急行动

 

工会要求绝食抗议

 

伊朗良心的囚犯工会会员Shahrokh Zamani在38天后结束了绝食,这使他的身体状况不佳。他因在拉贾伊沙尔监狱(Raja’i Shahr Prison)内要求囚犯享有权利而面临报复。 (更多…)


希斯马托拉·塔巴扎迪(Heshmatollah Tabarzadi)的伊朗新年贺词

发表于: 2014年3月29日

HRANA新闻社–拉吉沙尔监狱休息室12的新闻记者和政治犯Heshmatollah Tabarzadi致伊朗新年“伊朗人面临监禁和酷刑,被判发表意见并采取法律行动。该政权剥夺了伊朗人的自决权,并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拘留中心和监狱中充斥着名誉正义的律师,教师,人权活动家,宗教少数派和宗教身份活动家,女性活动家,学生,工人,艺术家,新闻工作者,政治活动家以及其他寻求自由与平等的人。”

 

以下是Heshmatollah Tabarzadi的新年贺词全文: (更多…)


信揭露针对四名逊尼派囚犯的捏造指控

发表于: 2014年3月23日

HRANA新闻社 –伊朗国营媒体最近几周播放了许多有关逊尼派囚犯的纪录片,其中许多片段是遭到酷刑的逊尼派囚犯的证词,他们显然在对自己和其他囚犯作证。

 

在2014年3月14日播放的最新纪录片之后,大约有四名逊尼派囚犯被判处死刑,其代表的来信提供了证据,揭露了针对他们的捏造指控。 (更多…)